天津大通集团瘦身之谜

作者:tinna 2019-04-30 04:10阅读:

浙江丹鼎投资实控人石峰,同样是资本运作的老手。其同时为赛富亚洲基金合伙人,赛富基金目前管理约40亿美元的基金,是亚洲最大的风险投资和成长期企业投资基金之一。

此次与高特佳携手而来的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同样颇具看点,后者由天津津融投资服务集团和天津市海河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出资200亿元、5000万元设立,而天津津融投资服务集团背后的实控人为天津市国资委。

红日药业股权争夺的戏码持续多年,如今一纸公告让渡控制权,不仅激起投资者更多疑惑,甚至交易所火速问询,只因未知的谜底太多。毕竟故事轰轰烈烈地开始,也需要明明白白地结束。

回看超思电子收购方案,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这次收购中,同时还隐匿着李占通与姚小青争夺公司控制权的博弈。

根据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依据目前公司的实际情况,主要存在如下三种可能: (1)公司第一大股东、创始人、董事长姚小青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公司无实际控制人;(3)北京高特佳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深交所要求穿透披露海河产业基金的合伙人及其实际控制人,以及北京高特佳的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说明北京高特佳、海河产业基金与大通集团、公司董监高、5%以上股份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大通集团与北京高特佳、高特佳海河基金是否构成一致行动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虽然李占通所控制的大通集团同时坐拥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但红日药业多年来控制权不稳,大通燃气又面临高比例质押所带来的平仓风险,李占通手上的这两张牌,各有各的问题。

两笔股权的新晋入局者皆具投行背景,玩转资本烂熟于心。这一次将是资本战胜实业,还是实业战胜资本?这其中还隐匿着什么未解谜题?

密集“脱身”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此次收购发行股份的对象除了交易标的股东外,姚小青之子姚晨也在名单之列,而李占通所控制的大通集团虽为红日药业控股股东,却不在定增名单之列。通过此次收购,大通集团持股比例由23.34%降至21.17%,而姚小青和姚晨合计持股比例达19.78%,进一步缩减了和李占通的差距。

股权转让、引入战投等,乃资本市场常事,但投行资本介入,是否真的有利于上市公司存续发展?

订阅栏
合作联系
澳门葡京| 澳门葡京官网| 澳门赌博经历| 百家乐玩法| 百家乐怎么玩| 葡京赌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永利官网| 澳门永利官网| Sitemap1|Sitema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