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林员何太伟的四十年坚守 只为荒山变青山

作者:tinna 2019-05-05 05:22阅读:

  如今,偷树砍树的人少了,守山护林的重点也从防止盗伐树木转为了林木管护与森林防火。与此同时,林场还新修了林区公路,安装了监控器,实现通讯信号全覆盖。按理说,林场条件改善后,护林员的工作应该轻松不少,但何太伟却没有闲下来。

  受父亲影响 他成为护林员

  “不过,很多时候,大家觉得我‘拿着鸡毛当令箭’,是在多管闲事。但我领了国家的工资,就要管好这片森林,就算得罪人,我也不怕。”何太伟的眼神中透着坚毅。正是缘于这份执着,他所管辖的凉磉蹬片区草木茂盛、欣欣向荣。

  夏季,天干物燥,一个火星就可能引发森林大火。何太伟头顶烈日,巡山护林,渴了就喝一口自带的凉白开。四十年来,他守护的这片森林从未发生过一起火灾。

  20多年前,同为护林员的表兄耐不住清贫的生活,辞职外出经商,如今已小有成就。在这20年间,表兄多次劝何太伟辞职去帮忙,都被他婉言拒绝。“我也知道,外面的收入是这里的好几倍,但我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何太伟动情地说。

  “几棵楠木树苗叶子有些发黄,要不要挂点营养袋?”

  荒山变青山,父亲的梦想终于成为了现实。如今,凉磉蹬片区森林覆盖率达90%,除了马尾松、刺杉等针叶林外,他们还引种了枫香、楠木等树种,形成稳定、多样的森林群落。

  递交留职申请

  今年,本已到了退休年龄的何太伟又主动递交了留职申请,希望继续守护这片森林。他说:“绿水青山是我们留给子孙后代最好的财富。”

  “准确来说,我的前半生是在造林,后半生才是护林。”翻过一座小土坡,一排排挺拔的刺杉映入眼帘,何太伟说,这片刺杉林是封山培育后的第一片树林,平均树龄都在三十年以上。“飞机播种只能解决一部分荒山的造林难题,而山里的旮旮角角还得靠人工育苗后再移栽。这片杉木林共有170多亩,当年移栽时,我们好几个人挥锹抡镐,整整忙了一个月。”

  何太伟个子不高,头发花白,20岁就加入护林队伍,每天要在山林中巡护四次,日均巡山里程在30公里以上。他的大半生都与大山为伴。

  他希望继续守护这片森林

  防盗护林 他不怕得罪人

  何太伟的父亲曾感叹“要是山头能多长几棵树就好了”……

  目睹父辈遭遇水土流失、粮食减产,他投身造林护林事业,要将绿水青山留给子孙后代。

  每年春节,务工人员陆续返乡,森林里爬山游玩、上坟祭祖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何太伟除了增加巡山次数,还要挨家挨户宣传林区防火知识。

  一次,何太伟巡山时,撞见一名熟人正准备砍树,便立即上前制止,两人发生了争执。

  “就在这里,我们还逮了个盗树贼。”站在一处土丘上,何太伟告诉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盗卖树木成了当地一些人的生财之道。一天夜里,山上的马尾松被盗了好几棵,何太伟将巡山次数增加到每天五次,誓将盗树贼“捉拿归案”。

  上世纪八十年代,凉磉蹬成立飞播站,主要负责荒山造林。受父亲影响,何太伟中学毕业后进入飞播站,成为一名护林员。

  巡一次山大约需要三个小时,沿途哪里有坑、哪里有坡,何太伟都了如指掌。

  “这片森林以马尾松、刺杉、楠木等高大树木为主,其中大部分马尾松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飞播造林后的产物。那时我刚进林场,第一次看见飞机从头顶掠过,别提有多兴奋……”

  ……

  凉磉蹬管护站管辖的森林面积约908公顷,地跨丰都仁沙、三元、兴隆三个乡镇,何太伟的老家就在这片山林之中。在他儿时记忆里,这里曾是一片荒山。由于土质疏松、植被稀少,每到夏季暴雨时节,雨水就裹着地里的黄土顺着山坡流下来,到处都是“黄汤汤”。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何太伟的父亲,时任村支书的何中清就带领村民抗洪排涝,可水土流失使耕地日益贫瘠、粮食减产。何中清总是感叹,“要是山头能多长几棵树就好了”。

  “冉站长,林子里有几棵树遭了虫害,你哪天找人来看看哟!”

  跟随何太伟的脚步,记者在山林中穿梭。他一边用镰刀斩断路旁的荆棘,一边讲述这片林场的历史。

  时值正午,巡山之旅也接近尾声。何太伟拨通了站长冉明建的电话,向他汇报巡山情况。记者注意到,何太伟使用的还是只具有接听功能的老式手机,边角满是划痕。“这种手机便宜耐摔,爬坡上坎时若不小心掉地上也不心疼。”何太伟说。

  “你算老几哦,我砍几根树枝枝有什么大不了的?”对方气势汹汹。

  守护这片山林,何太伟所获的报酬并不多。从每月35块的工资,涨到每月85块,再涨到现在的1000多块,只能维持一家老小的基本开销。

  巡山护林不仅辛苦,还得罪人。何太伟最头疼的就是,一些亲戚朋友也常常背着他,偷偷摸摸上山砍树。

  何太伟也不生气,“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这片森林很快就变成荒山,到时别说烧柴,连庄稼都颗粒无收。”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说服对方。

  春夏之交的丰都楠木林场,郁郁葱葱,景色宜人。4月30日清晨,在林场凉磉蹬管护站,60岁的护林员何太伟身着制服、手拿镰刀,又开启一天的巡山之旅。

  这天,何太伟吃过晚饭,又和同村的老钟、老刘上山捉贼。行至土丘处,他们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循声而去,只见大树下,一个黑影晃动。何太伟当机立断和老钟、老刘三面包抄,盗贼拔腿就跑,最终还是被逮住。何太伟却在追赶中受伤,左脚因此留下了后遗症。

  在四十年的时间里,飞播站几经更迭,成了今天的楠木林场凉磉蹬管护站。管护站现有三名护林员,何太伟是其中年龄最大的。

推荐内容
订阅栏
合作联系
澳门葡京| 澳门葡京官网| 澳门赌博经历| 百家乐玩法| 百家乐怎么玩| 葡京赌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永利官网| 澳门永利官网| Sitemap1|Sitemap2